二零一八年 一月十八号 星期四

十年的抑郁矫情,不可能一朝醒悟转性,只不过间歇性“看破红尘”就这么以为自己看开了。围绕着我的全部问题其实说白了就是经济问题,得以解决,生活就会完全不再这么阴云笼罩。

想一想自己这么渺小,自卑又没什么真本事,却偏偏得了这样的心病实在是没什么意思。没做过什么错事,但也没做过对的事情。

想学什么东西,还没入门,就放弃了,搁下了。

想要让自己看的起自己,但是始终没有迈出过哪怕半步。

为了和自己生活实际毫无关系的人事物郁闷生气,其实也没有什么用处。

喜欢写点儿东西,但是折腾来折腾去也拿不出手一样,更没有进步过。

我始终把自己当成是十多岁的青春少年,实际上许多人的十多岁也都活得比我有意义多了。

或许曾经的那些或带有恶意或无所谓善意还是恶意的评价是对的,我这样的人活着有什么意思,又可悲,又厚脸皮。

今天我就接受这个现实吧,努力放下那些不必要的自尊心和敏感,既然出发点是这样,那么最终走向的结束最好也能给自己留下一些体面来。

关于我的童年,关于我的父母,关于我生活里出现过的那几个人,他们怎么样我也将努力不再去想,接下来的日子,我希望自己解决眼下最实际的问题,读书考试,有一技之长可以在社会上立足,养活自己,不再担心着嘲笑、饿死和露宿街头。

希望二零一八年不再被我睡走,就这么惶惶度日。

© 言语无忌 | Powered by LOFTER